?
企業文化
首頁- 企業文化
山中雜記
作者:謝宇翔文章來源:www.zibofada.cn發布日期:2018-08-14 08:41:00

自7月21日至今,我已在銀頭山駐守近半月,工作和學校生活自是有許多不同之處,還有待我用時間和閱歷去慢慢體悟,暫且不表。只是于我的心性而言,山中待久了難免覺得枯燥,好在近日閱讀了梁實秋先生的《雅舍小品》,雖未至全書之六七,但也頓覺先生為我打開了生活的另一扇門戶。書中所記,不過粗茶淡飯,陋室簡居,琴棋書畫等尋常事物,在先生筆下卻別有一番韻味。其寄情世間萬物,在滾滾紅塵中自守怡然疏淡之心境,委實令我欽佩。

遂決心重整旗鼓,追尋先生之大智,寄情自然山水之間,去發現這銀頭山的奇趣妙景。愧于才疏筆拙,寫《山中雜記》一篇,感悟風雨云霧之靈氣,聊以慰藉,不作它想。

我進山時恰逢雨季,映像中的半月時間,山里多半是在下雨的。

我向來愛雨,皆因雨幕之中城市里浮躁煩悶的喧囂有一瞬間的遠離。那時的行人只會想著避雨,或撐起雨傘,或奔向房舍,好似雨水洗滌了整座城市,包括城市里的人們。連鋼鐵森林和斑斕霓虹都變得溫柔,不再有原本的冰冷和糜爛。

那時的我會覺得這個世界很安靜,安靜得只聽得見雨落大地的聲音,綿密春雨的潤物細無聲,暴躁夏雨的悶雷轟鳴聲,時而柔和時而狂放的雨會讓我感到舒適,舒適到一本書、一杯茶的空靈靜謐。

城市的雨是令人放松的,不論它以何種姿態展現給我。山中的雨和城市的雨不同,正如這里變幻莫測的天氣一般,雨也說來就來,且有“山雨欲來風滿樓”、“黑云壓城城欲摧”之感。但山中的雨飄逸更甚,可能是本就遠離塵囂的緣故,這里的人心不再那么浮躁,也沒有城市森林的冷硬鋒利和五色霓虹的目眩神迷。雨的靈氣更多的是給山的蒼茫和樹的青翠籠上一層氤氳的氛圍,更顯神秘和奇異。

當然,最讓我心動的,是雨后的銀頭山。只要走出營地不遠,便可嗅到草木泥土的芬芳,和雨水的濕潤混雜在一起的味道,是那樣的沁人心脾。
雨之靈氣,或許就在這濕潤的芬芳氣息之中,或許就在它安撫世界的神奇美妙之中,亦或許在每一個人的心里,都有那么一場雨,兼具溫柔與暴烈,一刻不停地沖刷著某些刻骨銘心的記憶。

“霧失樓臺,月迷津渡,桃源望斷無尋處。可堪孤館閉春寒,杜鵑聲里斜陽暮”。在秦少游筆下,霧氣遮掩中的亭臺樓閣和月光籠罩下的渡口碼頭,更多的是他心中濃得化不開的離愁別恨之陪襯,所以多了一份傷感,少了一份本真。

而這份工作有幸使我得見山中的霧,我沒有山抹微云君的多愁善感,那些細小的水珠因為特定自然條件形成的白色霧氣,在我眼中也就沒了悲傷,多的是縹緲不羈。
半月以來,我在山中遇見的有霧天,細算也有六七次了,霧氣有時濃有時淡。依可見度來看,濃時大概車前六到十米左右,剛好夠司機開車的視野,淡時環顧四周,仍然可見稍遠處的植被和人家。

山霧的縹緲之感得先從山本身的靈氣說起。有道是“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。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”,每一座享有盛譽的名山都會有自己獨特的仙景,有險峻,有瑰奇,有最美麗的日出,有最清涼的山風。在林林總總的景色之中,霧也是人們繞不開的一個主題。
霧可見卻不可感,近在眼前的霧氣,伸手觸摸,反饋給你的只會是濕度不一的水潤之感,但又是這樣獨特的霧氣,以它的朦朧縹緲裝點著山川湖泊,令人頓覺自然之神秘和偉大。

我所在的銀頭山,營地海拔也不過3064米,沒有出名的盛景,也沒有絡繹不絕的游人,只是這綿延群山中的小小一座,卻也有霧氣籠罩之時。當山霧彌漫在我身體四周時,我總是會情不自禁地想,外面的人看現在的銀頭山,一定有著夢幻般的不真實感。而我在霧里看銀頭山,那些被霧氣遮掩的地方,在平時也就是目力所及的碎石道路、綠樹植被、泥濘土地和緩緩轉動的風機葉片,當這些尋常事物被霧氣撫過,我也就多了一絲驚異,仿佛所有的一切近在眼前,卻又遠在天邊。
霧的靈氣,就是給萬物籠上一層薄紗,那種忽遠忽近的縹緲之感,那種如夢似幻的空靈之感。

我在風電場工作,作為電能的來源,風是一定要說的。銀頭山時常起風,這些風所帶來的動能,足夠讓巨大的風機葉片轉動,當葉片轉動時,電便從這里出發,經過調度規劃和能源整合后,送往山外的千家萬戶。

我對風的感情一定是特殊的,因為自我懂事起就羨慕它,它的自由自在和去往未知的遠方,總會讓我想起“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茍且,還有詩和遠方”這句極富意境的話。
風便是一組永不完結的自由組詩,它的終點是未知的遠方,讓風吹起的自然便是最偉大的詩人,譜寫世間萬物。
而風的靈氣,一定是自由與灑脫。

城市里高樓林立,那些鋼鐵森林極大的削弱了人們對風最直接的感觸,而山野四面空曠,風起時就會經過我們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膚。用手握住虛無的空氣,也不能止住風前進的步伐。它就是自由的精靈,和著林海沙沙的協奏曲,用最灑脫的姿態蹦跳著去向更遠的地方。當這樣的姿態達到一個極端,組詩也就達到一段高潮——龍卷風總會以驚人的破壞力摧毀阻擋在它自由之路面前的一切障礙。萬物抱陰而負陽,正如雨的綿軟和暴烈一般,風也會有輕柔和憤怒。

我在營地夜跑時,會仔細感受風拂過我身體的瞬間。山中夜深寒重,風里不免夾雜些許冷意,這樣最原始的,沒有任何遮掩的風迎面而來,我張開雙手想要擁抱它,它卻從我身體的每一寸縫隙中穿過,留下那絲寒意和拂過萬物的聲響,證明有一縷風曾經來過。

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擋風追求自由的決心和腳步,它始終如一的向著遠方前進,一縷風消散,卻會有新的風從某地再出發,吹拂過沿途所有風景。

這么近,卻那么遠的風。

這么近,卻那么遠的自由。

銀頭山風景最好的地方是1510號風機的所在地,這號風機立得最高,所以在它旁邊眺望遠方的景色,最令我心曠神怡。

在1510號風機那里,由近及遠,首先看到的是碎石和泥土鋪就的山路,而后是環顧四周的蒼翠植被隨山勢起伏奔向遠方,其間也有那些矗立在山頂各處的巨大風機,如巨人一般踏著翠色的波濤行向遠方。在風機的上方,白色云海就似懸在咫尺之間,更遠處夾雜幾團烏黑云氣,那是落雨的前奏。太陽在云海之中,偶爾灑下的光會透過云海縫隙照耀大地。而云海又因為風的原因呈散落分布,露出一線碧藍如洗的天空。

這幅畫面中,云海的黑白兩色,山林植被的翠綠色,碎石土路的灰黃色,碧空的湛藍色,以及風機充滿機械質感和力量感的巨人形象,讓我油然而生一種“人生天地間,忽如遠行客”的愴然。

在銀頭山,這個小小的風電廠中,沒有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的絕景,也沒有城市里令人眼花繚亂的燈紅酒綠,但這里是天涯的一步。在這里也有著故事,有著感動,有著悲喜。

此時此刻,唯詩情畫意可表心緒萬千。

生若只如初見,花未凋,月未缺,人在天涯,一切都很好。

? 银河赌城手机版